“流浪气球”、互联网、媒体、民粹与美国国内政治     DATE: 2024-06-20 23:25:34

原标题:“流浪气球”、流浪气球互联网、互联媒体、网媒民粹与美国国内政治

对中国的体民政府,企业,粹美个人来说,国国需要理解美国当前极化的内政政党政治,反智的流浪气球民粹情绪,和竞争性反华的互联政治气氛。

1

这次流浪气球事件,网媒在美国的体民网络媒体一片喧嚣中,彭博和科学美国人的粹美两篇文章是比较冷静客观的。

彭博社的国国文章,梳理了流浪气球事件美国政府应对的内政时间表:

1月28日,美国政府就发现了这个进入美国领空的流浪气球流浪气球。(那时气球可能还在阿拉斯加)

2月1日,气球进入了蒙大拿州。Chase Doak,一个蒙大拿州的居民发现了这个气球,发在社交媒体上,毫无根据的把这个气球称之为中国spy气球。

同一天,Biden听取了国家安全简报。总统主张击落该物体,但他最资深的军事顾问,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,敦促不要这样做。白宫选择不通知美国公众。

然而,中国、间谍,这两个词都是美国互联网热点,这个舆情一下子就发酵了。

2月2日下午,蒙大拿州当地报纸《比林斯公报》发表了一张气球的照片。这意味着全国性媒体将会注意到这个时间。当天下午5点15分,白宫选择公开这个信息。政府官员强调,这不是第一次这样的事件,过去几年,包括上届政府期间,也观察到类似的活动。

随后,政府的声明引起了共和党人的强烈抗议。前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在他的社交网站上发帖击落气球。从前国务卿迈克尔·蓬佩奥到众议员马乔里·泰勒·格林,其他人认为不击落气球的决定是拜登软弱的表现。

然后这个事件就成为美国媒体的头版头条。共和党的各路政客都出来表态,指责拜登软弱。

美国官员花了几个小时讨论是否取消布林肯访华,最终决定推迟。但也不希望事态升级。

2月4日,美国战斗机击落了气球。

这篇文章有几个观点:

1. 一般而言,气球只能控制高度,航向是不可控制的,只能顺风飞行。

2. 因为不能控制方向,只能泛泛的根据气流来预估去向,气球不是一个好的间谍平台

3. 五角大楼说是spy气球没有任何根据。只有打下来调查上面的设备才能知道气球的用途。

如果我们假设这两篇文章的信息是基本准确的,那么情况很清晰。本来就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美国政府开始完全没当回儿事。

之所以搞得这么大,是社交媒体,传统媒体,美国政客,民粹浪潮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今天美国媒体新的报道,说特朗普任期内,三个类似的中国气球飘过美国,既没有被击落,公众也完全不知道这回儿事。

2

美国有没有明白人,有的。

根据美国媒体报道,美国军队官员认为这个气球构不成任何威胁,是个很常见的事情,不需要击落。这种高空气球,本来就随风飞行,飞到哪里无法控制,英国小学生的气球飞到了澳大利亚。各国政府一般也都是见怪不怪,不加理会的。

美国行政机构的官员,也没觉得这是啥大事。白宫最初也没计划把事情公开。

事情的起因,是蒙大拿的一个家伙,把事情发在了社交媒体上,并冠以中国spy气球的名字。然后这个事情在社交网络和媒体上发酵。随后,白宫公开了信息。

五角大楼不击落气球的意见,以及对这个事情不太在乎的态度,让美国的政客(主要是共和党政客),认为这个是一个用来攻击拜登的好武器。然后传统媒体,互联网,共和党议员,就如同发现了一泡屎的苍蝇,嗡嗡嗡的都冲上来。

美国的外交界开始也没觉得这是啥大事。布林肯推迟访问的原因,也是国内政治气氛不允许他来。

气球不可控,在平流层上,也许现在就有很多气球在流浪。一个普通的流浪气球,一件小事,在美国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所谓中国spy气球的指控,也没有什么证据。也许,spy气球的叫法,就是来自于蒙大拿州这个Chase Doak发的那个推特。一旦扣上了中国SPY的名字,就没有任何人敢于提出质疑。

科学美国人文章中,被访谈的专家隐晦的质疑了这个判断:

问:五角大楼如何判断它实际上是一个spy气球,而不是像中国外交部声称的民用气象研究项目?

答:如果您能将它从天空中抓到,检查上面的内容,那可能会回答这个问题!如果它是一个气象气球,那么它就会配备传感器来测量温度等。如果它是一个spy气球,那么它可能会配备高分辨率相机或检测电磁信号的设备,诸如此类。因此,如果您实际上可以接触到它,就可以很容易地评估它是否真的只是一个偏离航线的气象气球,或者它是否是出于监视的想法而创建的。但是如果无法接触检查它,我不知道您将如何获得该信息

一段气球的视频,一个人毫无根据的指控,美国互联网的反华和民粹气氛,真战狼的美国媒体,以及美国共和党议员抓热点蹭热度,把这个事情做为党派攻击的炮弹。把一件小事搞成了国际风波。

最后,拜登对媒体说,我周三就要求击落了,是军队反对。对华不够强硬的黑锅,美国总统也不敢背。

3

当然,美国也不是都是被打了鸡血的狂热者。The Atlantic新发了一篇文章,比较理智和克制。

但这种声音,并非美国的主流。但即使是相对比较平和的文章,里面也不乏偏见。

比如,彭博的文章中:

我不知道有谁建造了三辆校车大小的气象气球,中央情报局前东亚和太平洋副助理局长丹尼斯·怀尔德说。

科学美国人的文章中:

除了机动性之外,监视气球在其他方面也不同于典型的气象气球. 首先,它已经在空中飞行了好几天,但气象气球通常只能在空中停留几个小时。中国的气球也大约有三辆公共汽车那么大,而气象气球的直径通常只有 20 英尺左右。

这两个说法显然都不正确。从停留时间上,NASA研制的科研气球,可以飞40多天,环绕地球一圈。从大小上,NASA研制的科研气球,有一个足球场大小,比三辆公共汽车大很多。

NASA的科研气球,至少从公开信息上,不是用于军事监测用途,而是科研用途,其中也包括气象科研。

4

网络上网民喜欢口嗨,正常。网民被网络情绪所感染,也很正常。

但在一般情况下,口嗨不会影响现实。佩洛西那次,中国网络上也各种口嗨,说什么击落美国的飞机。但现实中,我们做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回应。

但美国情况不同,美国的国会议员,就是一批以口嗨为职业的政客。议员、媒体、网络大V,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抓热点,薅流量。

如果上一篇文章所说:媒体和政客煽动民众情绪,媒体获得流量和眼球,政客获得选票。而被煽动的民众又反过来让媒体和政客更加极端。进入自我升级的,无止境的负面循环。

美国两党政治的极化,导致了任何一件事,都可能成为两党相互攻击的武器。对中国不够强硬,这一点更是两党都在用。

倾向民主党的媒体已经开始反击,说特朗普时代,至少有三个类似的中国气球飘到美国,特朗普既没有击落,也没有告知公众。

美国两党狗咬狗,我们看戏也就罢了。但美国的国内政治,已经深刻的影响到了中美关系,以及中国在美国运营的企业,和在美国居住的中国人。

极化政治环境中,反智、疯狂、不理性、歇斯底里的行为都可能发生。

彭博的文章里面写,当美国外交官员向中国外交部质询这个气球的事,中国外交官员有点懵。中国的官员无法理解,这么一个小破球小破事儿,美国这边为啥这么神经过敏。

为啥?因为美国的国内政治。

中国政府、企业和民众,都要理解美国的现状。反华、民粹、极端、两党抓住一切机会死掐,这都是当前美国政治的一部分。

这个无辜的流浪气球,也卷入了美国两党斗争的巨浪之中。两党都要向公众显示自己的强硬。

2021年,我曾经用竞争性监管,来形容当时的互联网监管环境。美国,现在就是竞争性反华。这种情况下,一件非常小的事情,都有可能变成针对中国的惊涛骇浪。

华为,TikTok,半导体行业,面临的美国的无理打压,除了中美竞争的大环境外,这种两党竞争性反华,应该也是一个原因。

无论中国政府还是企业,需要意识并理解,今天美国的极化政治,与竞争性反华情绪。并因此制定自己的策略。这种情绪下,情绪驱动下各种不理智和疯狂的举动,都是有可能的。即使美国政府内部比较理智的人,在这种情绪下,也不敢替中国说话,不敢违逆网络上的民粹反华情绪。

当然,中国政府也并不怕美国搞事儿,顶回去就行了。

但对于有美国业务,或者有美国供应链的中国企业来说,就没这么简单了。应对今天的情绪化的美国,是一件很不容易的,但必须想办法适应的事。